【安寧2.0】《死亡護理師》:一部讓你重新思考「尊嚴死」的電影

你是否曾經想過,如果自己或親人患了重病,無法自理,需要長期依賴別人的照顧,你會怎麼做?你是否願意接受醫療科技的延命,還是希望有一個體面的死亡?你是否認為人有權選擇「安樂死」,或者「尊嚴死」?

這些問題,可能讓你覺得很遙遠,也可能讓你覺得很切身。無論如何,這些問題都是我們必須面對的現實。隨著社會的老齡化,越來越多的人需要長期照顧,而照顧者的負擔也越來越重。在這樣的背景下,「尊嚴死」這個議題,就顯得更加重要和迫切。

今天,我要跟你介紹一部日本電影《死亡護理師》,它是根據日本推理作家葉真中顯的同名小說改編的,透過一個懸疑故事,探討了「尊嚴死」的正反兩面,並且引發了我們對生命、死亡、道德和法律的思考。我是在台灣醫學中心行醫30年的腫瘤內科醫師,我希望透過這部電影,跟你分享一些我對「尊嚴死」的看法和經驗,也希望能聽到你的意見和感受。

來源:米虫观影 【米虫】2023最新电影,男护理杀害42位老人,人性之恶令人唏嘘《死亡护理师》

電影劇情簡介

電影的主角是一個名叫斯波宗典的男護理師,他在一家專門照顧重病老人的看護中心工作。他被警方逮捕,因為他涉嫌殺害了42位老人,並且留下了他們的遺書,表示他們希望結束自己的生命。他的案件由一個名叫大友秀美的女檢察官負責,她是一個堅持正義和法律的人,她認為斯波是一個冷血的連環殺手,應該判處死刑。

然而,隨著調查的深入,大友發現了一些令她困惑和震驚的事實。原來,斯波的第一個「受害者」,是他自己的父親,他患有腦中風和失智症,痛苦不堪,曾經多次向兒子求死。斯波在父親的要求下,給他注射了安眠藥,讓他安靜地離開了人世。斯波的父親在遺書中,寫下了他對兒子的感激和祝福,並且希望他能夠幫助其他和他一樣的老人。

斯波受到父親的影響,開始了他的「死亡護理」。他認為,他是在幫助那些無法自理,又沒有家人照顧的老人,讓他們得到解脫,死得尊嚴。他會先和老人建立信任和感情,然後詢問他們是否想要結束生命,如果老人表示同意,他就會給他們注射安眠藥,並且寫下他們的遺書,表達他們的心願和感受。他認為,他是在執行老人的意志,而不是殺人。

大友對斯波的行為感到憤怒和不解,她認為他是在濫用他的職權和專業,剝奪了老人的生命權和選擇權,他沒有資格決定誰該活,誰該死。她試圖找出斯波的動機和證據,證明他是一個有預謀的殺人犯,而不是一個有憐憫心的護理師。

然而,當大友接觸到斯波的案件相關人士時,她發現了一個讓她驚訝的事實。原來,那些老人的家屬,並沒有對斯波表示憎恨或怨恨,反而對他表示感謝或理解。他們說,斯波是一個非常善良和敬業的護理師,他對老人的照顧非常細心和貼心,他讓老人感到溫暖和安心。他們也說,他們的親人在生前,都曾經表示過想要死的願望,他們因為經濟或道德的原因,無法幫助他們,只能眼睜睜地看著他們受苦。他們覺得,斯波是在幫他們解決了一個困擾他們的問題,讓他們的親人得到了解脫。

大友聽了這些話,感到非常困惑和矛盾。她開始懷疑自己的判斷和立場,她不知道斯波到底是對還是錯,他到底是一個天使還是一個魔鬼。她也開始反思自己的人生和家庭,她想到了自己的母親,她是一個患有失智症的老人,她住在一個高級的養老院,她用自己的積蓄支付了昂貴的費用,她不想給女兒增加負擔。大友很少去看望她,她覺得她已經盡到了自己的孝心。

但是,當她看到斯波和他的父親之間的親情,以及他對老人的關懷,她不禁問自己,她是否真的了解她的母親的心情和願望,她是否真的對她的母親盡到了責任和愛。她是否真的尊重她的母親的選擇,還是只是為了自己的安心和方便?她是否真的能夠接受她的母親的死亡,還是只是逃避和忽視?

電影的主要訊息

《死亡護理師》這部電影,並不是要宣揚或否定「尊嚴死」的正當性,而是要讓我們思考「尊嚴死」的意義和影響。這部電影沒有給出一個明確的答案,而是給出了一個開放的結局,讓我們自己去判斷和決定。

這部電影的主要訊息,我認為有以下幾點:

  • 「尊嚴死」是一個複雜而敏感的議題,它涉及到人的生命權、自主權、道德觀、法律規範等多方面的因素,不同的人會有不同的看法和立場,沒有一個絕對的對錯,只有一個相對的平衡。
  • 「尊嚴死」是一個個人的選擇,它需要考慮到個人的身體狀況、心理狀態、生活品質、家庭關係等多方面的因素,不是一個輕易的決定,也不是一個單方面的決定,它需要和醫生、家人、社會等溝通和協商,尊重和保護個人的意志和權利。
  • 「尊嚴死」是一個社會的議題,它反映了社會的老齡化現況和相關的問題,如醫療資源的分配、長期照顧的提供、家庭負擔的減輕、社會支持的增加等。它需要社會的關注和參與,建立一個合理和人道的制度和環境,讓老人能夠有一個安全和舒適的晚年,讓家人能夠有一個和諧和溫暖的關係,讓社會能夠有一個和平和進步的氛圍。

我的個人看法和經驗

作為一個腫瘤內科醫師,我在臨床上,常常遇到一些癌症末期的病人,他們的病情已經沒有治癒的希望,只能依靠醫療科技的延命,他們的生活品質非常低,他們的痛苦非常大,他們的家人也非常辛苦。有些病人,會向我表達他們想要死的願望,他們覺得活著沒有意義,只是增加自己和別人的負擔,他們希望我能夠幫助他們結束生命,讓他們安心地離開。

每次聽到這樣的話,我都會感到非常難過和無奈。我明白他們的心情和困境,我也尊重他們的選擇,但是,作為一個醫生,我的職責和宣誓,是要盡力保護和挽救生命,而不是結束生命。在台灣,「安樂死」或「尊嚴死」,還沒有合法化,如果我幫助病人死亡,我就會觸犯法律,也會違反醫德。所以,我只能拒絕他們的請求,並且盡力為他們提供最好的醫療和緩和照顧,減輕他們的痛苦,提高他們的生活品質,讓他們有一個自然和平靜的死亡。

我知道,這樣的做法,可能不是他們最想要的,也可能不是最符合他們的尊嚴的,但是,這是我能夠做的最多的。我也希望,他們能夠理解和接受我的立場和決定,不要對我有任何的怨恨或責備。我也希望,他們的家人能夠支持和陪伴他們,給他們最多的愛和關懷,讓他們感到不孤單,不無助,不遺憾。

你的看法和感受

我相信,你在看完這部電影和我的部落格後,一定有很多的看法和感受。你可能同意或不同意斯波或大友的做法,你可能贊成或反對「尊嚴死」的合法化,你可能支持或反對「安樂死」的實施。無論你的立場如何,我都尊重你的選擇和意見,我也希望你能尊重我的選擇和意見。我們都是有思想和感情的人,我們都有自己的價值觀和判斷,我們都有自己的經歷和背景,我們都有自己的理由和動機。

所以,我想邀請你,和我一起討論這個議題,分享你的看法和感受,聽聽別人的看法和感受,增進我們的理解和尊重,找出我們的共同點和差異點,尋求我們的最佳解決方案。我相信,這樣的對話,對我們個人和社會,都會有正面的影響和貢獻。

為了讓我們的討論更有秩序和效率,我建議你先觀看以下的YouTube影片,它是一個關於「尊嚴死」的簡介,介紹了「尊嚴死」的定義、類型、條件、程序、爭議和發展,讓你對這個議題有一個基本的認識和了解。你可以點擊以下的連結,觀看影片。

來源:理律文教基金會 臨終的自主與尊嚴—從法律觀點談尊嚴死 林志潔教授、陳鋕雄教授、陳長文律師

在觀看影片之後,我希望你能回答以下的三個問題,以幫助你更深入地思考這個議題。你可以在下面的留言區,寫下你的答案,並且看看別人的答案,進行交流和討論。

  1. 你是否支持「尊嚴死」的合法化?為什麼?
  2. 你是否認為「尊嚴死」是一種基本人權?為什麼?
  3. 你是否會為自己或親人選擇「尊嚴死」?為什麼?

我期待你的回覆,也感謝你的參與。我希望,這篇部落格,能夠啟發你的思考,激發你的感受,促進你的對話,讓你有一個更豐富和更有意義的生活體驗。謝謝你的閱讀,祝你身體健康,心情愉快。

6 則留言

  1. 剛剛看完這部電影,真的蠻發人省思的,想到幾年前傅達仁主播選擇到瑞士執行安樂死的過程,台灣現在似乎還是沒有立法的可能,或許是因為對比日本來說,台灣開放外傭照護老人已經很多年,比較沒有日本孤獨死的問題。但是臨終時病痛的折磨也還是一些老人家必經的過程,每個人都會老死,如果能夠有選擇的機會,大家應該也會贊成安樂死立法吧!

    1.支持尊嚴死合法化,給久經病痛的人有選擇自己生死的權利
    2. 尊嚴死要說是一種基本人權,我不確定是不是,但至少每個人臨終有可以選擇的機會,至少是有尊嚴的離開
    3.我會為自己選擇尊嚴死,如果活著只剩病痛的折磨,真的還不如放過自己跟家人,記得人生的美好不是很好嗎…

    • 現代人真的很長壽,長壽到身體機能都退化了還活著,長壽到大腦機能都退化了還活著,感覺也是活受罪。我是不贊成安樂死,不過我同意尊嚴死。

  2. 想請問,我的妹妹在去年2023/9月發生車禍,至今快6個月但仍無恢復意識,看起來目前的情況處於需靠呼吸器的持續性植物人的狀態(會睜開雙眼但沒有意識、肢體有反射動作、會打哈欠..等)。神經外科都無法明確告知未來恢復意識的可能性,她現年才41歲,我該幫妹妹選擇走撤管嗎? 我很害怕做了錯誤的決定,但我查了很多資料及文獻,大數據都說明恢復意識的機會很小很小,就算有恢復意識也可能要一直臥床受人長期的照顧。我每天都處於矛盾糾結的情緒不知道該怎麼幫助妹妹。有醫護人員問我,以你所認識的妹妹會希望你怎麼幫她決定的方向去思考,我知道妹妹一定不希望自己過著沒有尊嚴的生活也不願意拖累家人,但要下決定真的好艱難。

    • 很遺憾聽到你妹妹的故事。您的父母親的意見如何?如果父母還在,應該是由長輩決定,您不應該將撤管的責任扛在自己身上。至於妹妹活著有沒有尊嚴,要看妹妹對您家庭的重要性而定。有愛,就有尊嚴。

      這種情況下沒有絕對的答案,每個家庭的情況都是獨特的。在這種情況下,您可能還需要考慮法律、醫療和倫理的建議。無論您做出什麼決定,都是出於對妹妹的愛。

      • 感謝您的回覆,這陣子很忙碌所以到現在才看到您給予的回覆。

        我的父母健在而且他們觀念也是認為若醫療行為已經無效對妹妹的病情無法給予好轉的可能性,那就要讓妹妹早日解脫對她才是好的,所以我們已經在5/20這天選擇幫妹妹走撤管,這個日期表示我們對妹妹的愛。目前離撤管已經過了一個星期且妹妹呼吸狀況趨於穩定,但後續仍未知,畢竟久臥病人往往還伴隨著常態性感染的風險,現在我們已經將妹妹安置於安寧病房,若這段時間是她人生的最後一段路,希望她能過的舒適、有尊嚴。

        最後祝願您平安健康。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